字数:12037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       第二百八十一章、山桃脚下  大智也吃完了,他一边擦嘴一边点头,「放心吧,我肯定最快速度把他拿下…」周子安见马小虎紧锁眉头,就问说,「小虎,输赢无所谓,你不用担心……」  四眼在一旁嘿嘿坏笑,「这虎哥也会发愁了啊?」马小虎白了他一眼,「操,我他妈是担心你们别再像耗子似的,再他妈进去两个……」  说看站了起来,「妈蛋的,人死鸟朝天,有他妈什么大不了的,走……」  几人说着出了门,马小虎正侧身和周子安说话,包知道在一旁用手指捅他下,「小虎,看前面……」  马小虎一抬头,就见前面人行道上,秦默正站在那儿。马小虎没想到秦默会在这儿,马上走到跟前,问说,「默默,你怎么在这儿?」秦默看着马小虎温柔一笑,「等你呢,有样东西送给你……」  说着一手把头发向后一捋,从脖间摘下一条挂链,递给马小虎,「这是我奶奶几年前在天门寺请的,据说很灵,你戴着吧……」  马小虎接过玉坠儿,低头看着,是一块墨绿的和田园玉,上面刻着丽个字,「平安」马小虎心头一时千头万绪,还没等开口,秦默就说,「你小心点,我先走了……」  说着头也不回的转身走了。  殷东方和林琳不知什么时候走到马小虎的身边,林琳照着他的小腿就踢了一脚,「马小猪,你还没看够啊,快走吧……」  马小虎回头对殷东方不满的说,「姐夫,你不会要带她去吧?」殷东方摇摇头,「她不去,咱们走吧,时间差不多了……」  前前后后将近二百人,浩浩荡荡的朝水库进发。还没等到岸边,就见水库边上站着黑压压的一片人,单从人数上看,比马小虎他们最低得多上一倍。  马小虎心里一惊,嘟囔说,「我操,他们怎么来这么多人?」大智把刀拔出,有些兴奋的说,「人越多越好……」  说着就在前面大踏步走去。走进一看,才发现根本不是张天奇。原来两人约架的事情早已传开,各个学校的学生还有附近的混子,都过来看热闹。而张天奇他们根本没到呢。  约好的十点已经过了,可迟迟不见张天奇他们过来。大智拎着砍刀在河边走来走去,显得有些焦躁。他忽然停住脚步,面朝水库,两手高举,砍刀在空中挥舞着,嘴里大声喊说,「张天奇,我**,快点给我滚来,老子要砍死你……」  大智说喊时面目狰狞,围观的人看着都有些心惊胆战。四眼小声对周子安说,「看见没,又发疯了……」  包知道忽然在一旁说,「四眼,小刀不是住院呢吗?你怎么让他来了?」四眼一愣,「我什么时候让他来了?」一回头就见小刀一人匆匆的朝他们走来。四眼忙迎上前问,「小刀,你怎么来了?你有伤快回去……」  小刀猫着腰,咧嘴一笑,「四哥,我早好差不多了,以前在监狱时,这种揍总挨,根本不算什么……」  四眼见他说的坚决,也就没再说什么。  周子安一直看着远处,有些纳闷的问,「这都几点了,他们会不会不来了?」殷东方在一旁接话,「不可能,张天奇说来肯定会来……」  老幺忙趁机奉承四眼,「说不定那天四哥去二中,把他们吓到了,不敢来了…」  四眼在一旁点点头,神情严肃的说,「你说的还真有可能……」  马小虎听不下去了,「我操,四眼,我他妈服你了,你这脸皮是越来越厚……」  几人边等边开着玩笑,殷东方电话一下响了。他掏出一看有些奇怪,嘟囔说子笑哥来的电话,说着把电话接起来,就听陈子笑在电话里有些着急的说,「你们马上过来,山桃脚下这儿,张天奇人太多,我们这有点顶不住了……」  殷东方电话一挂,冲着马小虎急声说,「快走,子笑哥和张天奇他们打上了……」  山桃是二中到水库的必经之路。陈子笑之前就带几十人在山桃脚下一直等着张天奇呢。他之所以这么做,就是想帮马小虎一把。如果这些人能打败张天奇就更好,打不了就再叫马小虎过来。也算是临毕业前支持马小虎一下。  马小虎这些人一朝山桃跑,看热闹的也跟着向前跑,一时间几百人同时朝山桃跑去。场面颇为壮观。  张天奇把二中的混子全都带来了,整整有几百人。他没想到陈子笑居然在半路堵他,还就几十人。一时大怒,冲着身后的人喊,「打,给我往死里打……」  陈子笑人虽少,但他安排的很合理。战斗力强的横在第一排,把整条路都拦上了。战斗力弱一些的,站到两侧,防止对方冲过来。  双方缠斗了一会儿,张天奇人数上的优势渐渐显露出来。前排的人相继被打到。尤其三鹰,出手极狠,连续放倒了两三人。  陈子笑一见不行,忙让陈功去对付三鹰。他掏出手机给殷东方打了电话。  张天奇见马小虎带人过来时,他心里也是一惊。他倒不是怕马小虎,关键马小虎身后足有几百人,黑压压的一片。他哪知道这里有一大半是来看热闹的。  张天奇这么想,他手下这些人也同样这么认为。有胆小的开始朝后溜,做好随时逃跑的准备。  马小虎这些人刚才等了半天,一个个憋的难受,一到跟前,二话不说,都红着眼,拎家伙直接朝人群中冲来。  大智跑在最前,手里高举着砍刀,直接奔向张天奇。还没等到跟前,就被大狼和六狼缠住,大狼拿着铁链,摇的虎虎生风,一链子砸在了大智的头上。           第二百八十二章、群殴混战  大智一被打,他干脆也不管张天奇了,拎着刀就直奔大狼。大狼见他来势凶猛,忙步步紧退,边退边用铁链轮着大智。大智见追不上他,干脆用胳膊一挡,铁链一下就缠到他胳膊上,他大步向前,一刀直奔大狼脑袋。大狼忙一躲,刀一下砍在他的肩膀上,大智丝毫没犹豫,拔出刀又是一下,这一刀正砍在头上,就见血刷的一下流了出来。  三鹰是张天奇手下战斗力最强的人,可惜他今天碰到了陈功。两人还有一个习惯,都不爰用武器。这下正好,两人在一旁赤手空拳的肉搏上了。  陈功一边和他打一边用语言刺激三鹰,「三鹰,你他妈也不行啊,这好久没见,你这一点进步也没有……」  其实三鹰的实力不照陈功差多少,被陈功这么一刺激,他就有些乱了章法。一拳直奔陈功的面门,也不顾身前的空挡。  陈功见他一拳过来,咬牙盯着,「我他妈教你什么叫打拳……」  说着他也不躲,用拳头直接迎了上去。两人拳头撞到一起,都感觉一疼,两人不由的都后退两步。  陈功刚要继续前冲,忽然就听三鹰「嗷」的一声惨叫。小刀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他身后,一把小手术刀飞快的在他大腿上连划两刀。  夏天穿的本来就少,手术刀又极其锋利。这两刀下去,三鹰的裤子一片殷红。  等他回身想抓住小刀时,小刀已经淹没在人群中。他还没等回头,陈功已经上去,照着他的脸颊就是一记勾拳,三鹰感觉眼前一黑,还没等反应过来,陈功又是一记直拳,直接打在他的面门,三鹰闭着眼睛,眼前全是金星,晃晃荡荡的倒在地上。  三鹰一倒地,小刀一下又出现了,用脚在他的肋骨上一顿猛踹,嘴里说着,「你那天对我的,今天我都给还给你……」  陈功都看傻了,盯着小刀,「我操,你怎么来去也没个动静呢?」小刀也不和他说话,就一脚脚用力的踹着三鹰。  四眼盯上了刀疤威,他一手举着铁棍朝刀疤威砸去,刀疤威手里也是铁棍,朝上一举,两根铁棒撞击一起,四眼就感觉手一麻,铁棒险些脱手。  刀疤威扬手又是一棒,四眼忙抬手一迎,咣当一声,四眼的铁棒脱手掉在地上。眼看铁棒就要砸到四眼的脑袋,就见马小虎在后面对着刀疤威就是一脚,刀疤威一个趔趄,四眼一个跨步冲上前。从腰间拔出匕首,对着刀疤威的小腹就是一刀。  刀疤威感觉小腹一凉,下意识的用手去捂着肚子,四眼拔出匕首,嘴里骂着,「我他妈扎死你……」  说着朝刀疤威的胸前就捅了过去。马小虎一惊,慌忙中照着四眼的手腕就是一棒子,四眼手腕一疼,刀掉到了地上。但他马上反应过来,刚才有些太冲动了,这一刀下去,没准刀疤威就没命了。  马小虎和四眼两人正对视,忽然感觉自己耳朵火辣辣的疼,一回头,就见太监正站在身后。原来太监按了假指甲,趁马小虎不注意,在他身后挠了一把。  太监手里本来也拿着棒子,他却不知为什么,楞是没敢用,就用手上去挠了下。马小虎一回头,太监忽然把手里的棒子一扔,撒腿就跑。  按说打他最狠的就是刘刚,但太监最怕的却是马小虎。马小虎也没追他,摸了下自己耳朵,就见自己手上全是血。气的马小虎破口大骂,「我**,太监,我他妈整死你…」可太监早就跑的远远的,根本追不上。  陈子笑和张天奇两人对上了,张天奇根本不是陈子笑的对手,见陈子笑奔自己来,他就连连后退,要不是身边有几个小弟帮忙,他早被陈子笑打趴下了。  周子安刘刚杨达壮几人和其他几狼缠斗在一起,双方实力相差不多,两伙都各吃了些亏。  殷东方拿着的钢管是他自己做的,前端锯掉一半,磨出了一个长尖,既能当棒子,还能当刀用。他的打法也和别人不一样,他不冲,就在后面看着。谁把后背亮给他,他就照谁大腿或是屁股扎进去,下手极狠,也不纠缠,就是一下,就让对方基本丧失战斗力。  大智放倒大狼后,不知在哪儿又捡了个铁棒子,就见他一手轮着砍刀,一手摇晃着棒子,在人群中横冲直撞。他专挑人多的地方去,所到之处,鬼哭狼嚎。由于参战人数太多,自己一方的人他也认不全,偶尔还把自己人打倒了,气的马小虎在不远处大骂。  偌大的山桃脚下成了武斗的场地。场面已经完全失控,双方已经全都纠缠在一起。有在路中央打的,有的已经打到一边的草地上,有前面拼命跑后面拼命追的,有倒在地上捂着脑袋不起来的。  马小虎见陈子笑和张天奇还在纠缠,他拎着棒子就冲了过去。一到跟前,张天奇的一个小弟就挥刀要砍马小虎,马小虎猛的一轮铁棒,刀和棒子一撞,刀脱手掉在地上。马小虎回手又一棒子砸向脑门,一下直接撂倒。  张天奇还以为身边是自己的人,哪想到马小虎已经过来了,一回头,马小虎的棒子直接朝他砸来。他连忙后退,但右边的陈子笑马上跟上,两人一前一后,把张天奇夹在中间。  张天奇见无路可退,他干脆挥着砍刀直接朝马小虎冲来,马小虎的棒子朝他打了过去,他咬着牙用胳膊硬生生的扛着,准备用一条胳膊骨折的代价,给马小虎两刀。  可他忽略了身后的陈子笑,他朝马小虎冲时,陈子笑干脆把手里的棒子一扔,一个箭步扑到他后背。一手紧握着他拿刀的手,两人一起滚倒在地上。           第二百八十三章、时运不济  还没等马小虎上前,在一旁刚把六狼打倒的邰振涛一下蹿了过来,他一脚踩到张天奇的手上,连跺几下,张天奇吃疼,忙松开了手,刀被邰振涛踢到一边。  马小虎刚要跨步上前,就听不远处有人大喊,「警察,警察来了,快跑……」  一回头就见不远处两俩警车朝这个方向驶来,马小虎忙一把拽起陈子笑,刚跑两步,一下又想起张天奇,忙回过去又给他两脚。  张天奇刚爬起来,又被马小虎踢倒在地。陈子笑和邰振涛在一旁催促马小虎快跑。  一时间,就见整个山桃脚下,到处都是逃跑的学生。有朝山顶跑的,有朝水库跑的,也有朝树林跑的,总之往哪跑的都有。最惨的就是看热闹的,见这种情况,也跟着到处乱跑……  马小虎一阵狂奔,忽然听到后面「砰」的一声。他虽然没听过这声音,但也猜到这是枪声。暗想不过是打个群架,警察怎么还开枪了呢。  警察的确开枪了,不过是呜枪示警。有胆小的马上抱头蹲在地上,胆大的也不管不顾,继续逃跑。  这次群架虽不是职高建校以来最惨烈的,但却是参与人数最多的。这一仗也奠定了马小虎的地位,为最坚实的基础。当然也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。轻伤的兄弟就几十个,还有两个重伤。被抓的还有七八个。  马小虎是跑了,但四眼却被抓了。据四眼后来说,他在警局受尽了各种严刑拷打,老虎凳,辣椒水一样没落下。但是楞把兄弟供出来,所有的事情都是他一个人抗的。  四眼交没交代没人知道。但四眼能那么快出来,还是马小虎找了人,找了一个他们从前的敌人,肖凯。  马小虎和杨达壮找到肖凯时,肖凯正和长毛在饭店喝酒。见他们俩来了,肖凯很客气。  马小虎也不遮掩,直接说了来意,就是让肖凯帮忙把四眼捞出来。肖凯一听有些为难,「小虎,这次抓你们的是民警队,也不是我爸他们所抓的,再说四眼就是个治安案件,也没啥大事,关个十天半个月就放出来了……」  马小虎不干,摇头说「不行,这四眼已经在里呆了一天了,今天说什么也得把他捞出来,需要多少钱你就说话,我拿……」  肖凯笑下,「小虎,我虽然未必有你有钱,但我还真不缺钱,这样吧,我去试试,要是成了,你就答应我一件事情;要是不成,那我也没办法了……」  杨达壮在旁边插嘴问,「什么事情?」肖凯嘿嘿一笑,「我还没想好,等我想好了再说…」马小虎点头,「我可以答应你,但你必须把四眼弄出来,要是弄不出来,我就把你的事情告诉雷龙……」  肖凯盯着马小虎,半天才说,「你真他妈损……」  肖凯当天就把四眼捞出来了。不过四眼的运气似乎不好。这次群架事情影响恶劣,李明启决定要拿几个人开刀,选来选去他选了四眼。原因很简单,四眼去到二中下的战书,他又被分局抓了,自然就成了最适合的人选马小虎为这事情找了李明启。两人在一起谈了两个多小时,李明启后来是让步了,说可以给四眼毕业证,但不许他再到学校上课。马小虎见李明启态度坚决,也没有办法,只得回去安慰四眼了。  四眼却完全没当回事,他在寝室一边收拾好东西一边嘟囔说,「操,你们别JB一个个苦着脸,好像我他妈活不过今天似的,多大个**事,不就是开除吗?我他妈早就不想念了,要不是舍不得你们几个,四爷现在早就在外面拉队伍,当大哥了……」  马小虎心里虽难受,但脸上还是嘻嘻哈哈的表情,「我告诉你四秃子,你他妈天天不许到处乱跑,就给我在学校这一带呆着,每天到超市或者网吧报个到,哪天要是没来,小心我把你腿打折,插屁股里当烧鸡卖……」  四眼不耐烦的摆摆手,「行了,四哥知道了,对了,你告诉郑前程那孙子,我这床不许安排人,给我留着,免得哪天我回来玩再没地方住……」  马小虎点头,「放心吧,这床他谁也安排不了…」  四眼这才满意的点点头,「行了,四哥走了,有事随时给我打电话,随叫随到。今晚你们都别去吃饭,等我电话,我请你们烧烤,庆祝四哥重生…」晚上这顿饭本打算就哥几个一起,但没想到人越来越多,先是殷东方带着林琳来了,后来陈子笑陈功和邰振涛也来了。  陈子笑还特意敬了四眼酒,这让四眼觉得太有面子了。他端着酒杯看着陈子笑,「子笑哥,你敬我这杯酒我不舍得喝啊,我得多端一会儿。你这杯酒一敬我,别说是被学校开除,就是在里面多个一年半载的我也愿意……」  四眼的话虽然夸张,但他心里的确激动,在他的印象中,陈子笑就是一座不可逾越的长城。而现在,这座长城就在他身边,并且敬他酒。他不能不激动。  陈功对小刀最感兴趣,他特意坐在小刀的身边,问他说,「我说你怎么跑那么快呢?还有你那刀拿出来我看看……」  小刀不动,陈功有些尴尬,马小虎在一旁解围,特意开玩笑,「小刀,把刀借功哥看看,放心吧,他不会拿了就不给你的……」  「我已经把刀给他了……」  小刀低头小声说着。陈功纳闷,「操,你啥时候给我了?」马小虎这才明白,看着陈功笑说,「你摸摸你兜,看有没有……」  陈功一摸裤兜,刀还真在里面,他惊讶的说,「我操,你不是会变戏法吧?」马小虎嘿嘿一笑,「他会,能把你兜里的钱变他兜里……」           第二百八十四章、拿下女警  众人酒都没少喝,但马小虎却还是不喝。他说答应耗子了,等耗子出来一起喝。众人见他这么说,倒是也没勉强他。  大家喝的正高兴,陈子笑忽然站了起来,他看着众人说,「我一会儿还有事,得先回去。趁着还没喝多,我说件事吧……」 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陈子笑的身上,陈子笑却看着马小虎,「现在我就向各位宣布,从今天起,职高的老大就是马小虎了……」  众人都是一惊,虽然都知道马小虎早晚能当上。可陈子笑现在还没毕业,他就宣布了这件事,一时间都楞住了。倒是林琳第一个反应过来,立刻带头鼓起了掌。  马小虎也没推让,他站了起来,端着面前的茶杯,难得认真的说,「子笑哥,我谢谢你,我就以茶代酒敬你一杯。我欠你一杯酒,我记得了……」  说着一口把茶水喝了。两人喝完,林琳就在一旁挽着马小虎的胳膊,她脸颊绯红,有点喝多了,「马小猪,你不敬你姐姐我一杯啊?」马小虎把胳膊从她手中拿了出来,撇了下嘴,「男人谈事女人别插嘴……」  马小虎说完就有些后悔,这话听着有些暧昧。几人哈哈大笑,殷东方也笑了,但表情有些尴尬。  马小虎还只是读高一,就成了职高的老大,这在职高的地下校史中还是没有过的。  能当上老大马小虎自然高兴,但他更高兴的却是另外一件事。那自然是和女人有关。  学校派韩梅外出学习,马小虎就一直在学校老实的呆着。这天手机没电,他才想起充电器在韩梅家。就打车过去取充电器。  一开门,吓他一跳,屋子里竟然有人,不过一看这人他又乐了,这人竟是丁雅婷。  丁雅婷今天没穿制服,而是穿了套紫色的连衣裙,头发挽成发髻,整齐的梳在脑后。腿上是一双淡黑色的丝袜,脚穿一双半高的浅灰色高跟凉鞋鞋,脚趾在外,隔着丝袜隐约能看到他脚趾上涂着红色的指甲油。  她今天之所以来,说因为韩梅养了几盆花,她知道让马小虎浇水肯定是指不上了,走时就特意让丁雅婷帮忙照顾照顾花。丁雅婷也刚进屋不一会儿,她压根没想到马小虎会来。  自从上次在丁雅婷家,马小虎半路跑后。丁雅婷一直都不搭理他,马小虎打电话她也不接,发短信也不回。  丁雅婷见马小虎进来,也不看他,拿起沙发上的手包就要往外走,马小虎忙拦住她,嬉皮笑脸的说,「雅婷姐,你还生我气呢?我不是都跟你道歉了吗?今天,就今天,我哪儿都不去了,就和你在一起……」  丁雅婷也不搭理他,想推开他出去。但马小虎就是不让路,丁雅婷两眼冒火的看着他,「你给我让开……」  马小虎耍上了无赖,「不的,好不容易遇到你,我可不能轻易就让你走了……」  说着就伸手去拽丁雅婷,丁雅婷忙向后躲着。但马小虎却一步步朝前,直到把她逼退到茶几边上。  丁雅婷盯着马小虎,冷着脸威胁说,「你给我滚远点,你要是再往前一步我马上给韩梅打电话……」  马小虎嘴一歪,毫不在意的说,「你打呗,反正她在外地呢,现在也回不来…」丁雅婷一听真的就把手机掏了出来,马小虎一见,忙上前抓住她。紧紧搂着她,抢下手机,扔到沙发上。  丁雅婷用力的挣脱着,从身前抽出一只手,「啪」的就抽了马小虎一耳光。  这一巴掌下去,丁雅婷也惊呆了。她也没想到自己下手这么狠,马小虎的脸上已经微红。马小虎楞了,看着丁雅婷,忽然大叫说,「上次你给我扣暖气上了,这次你打我,我让你打,我今天说什么也要强奸你……」  说着直接把丁雅婷扑倒在沙发上,两手朝着丁雅婷的腋窝就挠着。丁雅婷忙把胳膊死死的夹着,但还是笑了出来。  马小虎骑到她身上,一手放在腋窝处,一手掐着她的脸蛋,「你还打我不?」丁雅婷瞪了他一眼,不吭声。马小虎手朝腋窝一挠,丁雅婷立刻咯咯的笑了。  「还打不?」马小虎一边说一边用力的挠痒着。丁雅婷痒的直扭着身子,咯咯笑说,「不打了,你快松开……」马小虎这才把手拿开,他看着身下的丁雅婷,低头就朝着丁雅婷的双唇吻去。  丁雅婷其实并不是真不想搭理马小虎,她只是有些生气而已。见马小虎朝自己亲来,她也没再反抗,红唇微微张开,主动的迎了上去。  马小虎一边亲着,手一边在丁雅婷的胸前抚摸着,双唇用力吮吸,把她的香舌吸到自己的口中。两个舌头立刻纠缠到一块,一会儿在马小虎的口中,一会儿又进了丁雅婷的嘴里。  马小虎的手已经不满足隔着衣服的抚弄,他把手伸向裙下,在丝袜上摩挲着。  丁雅婷忽然把他的手握住,睁开眼睛娇喘说,「别在这儿,去卧室……」  马小虎一听,立刻心花怒放。他忙站了起来,哪想到丁雅婷竟伸出两手,娇嗔的说,「抱我进去……」  马小虎低身拦腰抱起丁雅婷,一进卧室就把她横放在床。开始一件件脱她的衣服。  丁雅婷也不反抗,脱到胸罩时,主动把胸罩带解开,整个人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。口中轻喘着,看着马小虎问,「你和梅梅一周在一起几次?」丁雅婷也不知道为什么,只要一想到马小虎和韩梅在一起,她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的兴奋,其实这和她两次听到两人做爰有很大关系。  马小虎一边脱衣服一边随意的说,「想几次就几次,这谁还算啊……」  第二百八十五章、小虎,用点力  马小虎轻轻趴到丁雅婷的身上。一种女人身上特有的香气就扑面而来。丁雅婷被他压的身子一沉,不由轻哼一声。  丁雅婷的皮肤很好,娇嫩白皙又不失光泽。马小虎把手一放到上面,就感觉像是触摸到一块手工的织锦,让人爰不释手。  马小虎的大手在丁雅婷的身上来回游走,脸趴在双峰之间,像一个待哺的婴儿来回蹭着,嘴里还偶尔发出哼哼唧唧的声音。  丁雅婷被他蹭的有些痒,嗓间嘤咛的一声诱人的呻吟,口中的喘息也越来越重。好半天马小虎拱蹭了好半天才抬起头,用鼻子吸了两下,嘴里嘟囔说,「真香啊……」  说着又低头伏在丰满上,伸出舌尖在高耸的丰满处来回拨弄,丰满上的樱桃被刺激的立刻就站了起来,直挺的样子像是在等待马小虎的检阅。  马小虎张嘴含住,用力吮吸。手在另一座乳峰上来回揉捏,柔软的丰满变幻着不同的形状,因为受到了刺激,丰满上的毛细血管就更加明显,一丝丝微红清晰可见。  亲了好一会儿,马小虎才抬起头,喘息着说,「雅婷姐,你的胸真大,你知道适合干什么吗?」丁雅婷有些得意,看着马小虎,一双媚眼中饱含春意,娇羞的说,『』适合什么?「」乳交……「马小虎一直念念不忘和齐眉那次乳交,齐眉走后他再也没尝过那种感觉。  丁雅婷倒是也知道这种方式,但从来没试过。她看着马小虎嗔怪的说,「你个小屁孩儿什么都知道,你试过啊?」马小虎不屑的撇着嘴,「我什么没试过,我还小屁孩儿?你看小吗?」说着起身把坚硬凑到丁雅婷的跟前,「你说说,哪儿小了?」丁雅婷看着昂首怒立的坚硬,伸手握住,轻出了口气,「你不小,你最大,这行了吧……」  说着手不由的套弄几下。马小虎把坚硬朝她脸前凑,「来,亲亲……」  丁雅婷忙把脸扭到一边。她之所以不肯是因为心里还是矛盾,虽然已经决定和马小虎春宵一度了,但她还是不想让自己显得太放荡。再有一个最主要的原因,就是她每次和老公在一起的时候,只要一亲完,老公上去几下就完事。她担心马小虎也这样,所以才不肯。  马小虎暗想以后有的是机会,只要让她舒服了,不愁以后她不给自己亲。就又跪倒丁雅婷的两腿间,把她双腿分开。  丁雅婷以为马小虎要进来,就又把两腿劈开些。马小虎却并不着急上去,他把手轻放到花瓣上,轻轻的揉了几下。就是这几下,就让丁雅婷一阵娇喘,身子也跟着扭动起来。刚刚分开的腿,不由的又闭合上了。  马小虎在她大腿根轻掐下,用命令的口气说,「分开……」  丁雅婷闭着双眼,顺从的把腿又微微分开。  丁雅婷的花瓣比较厚实,上面早已被露水打湿,看上去有些光亮。马小虎用两个手指将花瓣分到两边,粉嫩的肉壁就露在外面,随着丁雅婷的喘息,肉壁缓缓蠕动,张开小口似乎有些迫不及待。  马小虎揉摸一会,就伸出中指,慢慢的插入花瓣间。就见丁雅婷立刻发出一声娇呼,一只手不由的伸到自己的身下,把着马小虎的手,也不知是想让他继续,还是让他拿出来。  马小虎只是略微抽动几下,丁雅婷就有些受不了,她拽着马小虎的手腕,边喘息边商量说,「小虎,快点来吧,我一会儿还得回家呢……」  马小虎这才抽出手指,扛起丁雅婷的一条长腿,扶着坚硬放到花心处。  坚硬一碰到花瓣,丁雅婷就紧张的喘不过气。她浑身燥热,身子绷直,两手不由的紧握成拳。  马小虎也不再犹豫,耸动腰身,坚硬朝前一顶,光亮的头部就钻进花瓣。进入的那一瞬,马小虎清晰的感觉到花瓣忽然紧缩几下,不停的挤夹着坚硬。  马小虎嘟囔句,「雅婷姐,你下面这么紧呢…」丁雅婷的花径的确挺紧,但更多的是因为她紧张造成的。丁雅婷也不吭声,闭着双眼等待他下一步的进入。  马小虎晃动着屁股开始发力,两三下坚硬就齐根没入。丁雅婷的口中发出一声长喘,闭着眼睛,心里不由的把马小虎和罗胜的进行了下列比。  无论从哪方面,马小虎似乎都要胜老公一筹。想到这里,她心里之前的负罪感竟转化成一种偷情的愉悦。  马小虎开始慢慢抽动,进出时将两瓣肥美的花瓣向外撑开,坚硬紧贴着肉壁,来回不停的进出。  丁雅婷歪着脑袋,感觉身子像触电一般,酥酥麻麻的。口中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。雪白的身体随着坚硬的推送跟着轻轻晃动,胸前的丰满更是如同波浪,一阵阵摇晃,如波涛汹涌一般。两条美腿更是直挺的绷直,脚趾也向里用力的勾着。  马小虎开始越动越快,丁雅婷的呻吟声也一声高过一声。她见马小虎动作加快,忽然觉得不对,忙小声说,「小虎,别射里面,今天危险……」  马小虎有些纳闷,速度放慢,不满的说,「我也没要射啊……」  丁雅婷心里这才放心。原来每次老公一加力抽送的时候,没几下就会射,她已经形成定式思维了,以为马小虎也是这样。  下身的爰液越来越多,马小虎就感觉坚硬仿佛在沼泽中穿梭。他开始采用慢进快出的方式,坚硬推到底部,再忽然朝上拔,到花瓣口时再慢慢插入。  这种方式让丁雅婷整颗心似乎都悬了起来,心里那种强烈的期待感让她不禁的小声说,「小虎,用点力……」  马小虎爽快的答应一声,「好嘞」说着就开始大开大合的动上了。           第二百八十六章、一篇课文  小腹一下下撞击着耻骨,传来一阵啪啪的声音。这声音在丁雅婷听来,就像催情的媚药,她红唇半张,不时的有舌尖轻舔自己的双唇,身体也开始不停的扭动,秀发也跟着左右摇摆。  坚硬在花间来回穿梭,和花瓣紧紧相连,严丝合缝。花间的肉壁随着抽插开始蠕动,一下下微微的起伏着。  丁雅婷终于控制不住,开始忘情的呻吟着。她感觉身体中的快感一波接着一波,一浪高过一浪。这快感已经完全将自己淹没吞噬,直到忘记所有一切。  马小虎感觉到丁雅婷的肉壁一阵阵紧缩,猜到她可能要来了。他就开始一阵疾风暴雨似的抽插。  丁雅婷的呻吟已经变成了娇啼,微微睁开的眼眸中闪烁着腾腾欲火,好像要点燃自己一般。高挺的鼻粱上已经渗出一层细微的香汗。她忽然感觉身子一抖,一股强烈的酥麻刺激传遍全身,似乎连骨头都已经变酥。  丁雅婷不由的发出几声悠长的吟叫,这声音开始是高亢,接着就变成低泣。整张脸都已经扭曲,两手拼命的抓着床单,用力的扭成一团。她忽然屏住呼吸,整个人似乎昏死一样,过了好半天才发出一声悠长的喘息。  丁雅婷和丈夫从来就没有过高潮,唯一对高潮的体验就是来自于自己的手指。这种酣畅淋漓的感觉让她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已经融化,瘫软的躺在床上,一动不动。  好一会儿,她才张开眼睛。看着马小虎仍在一下下的慢慢抽动。马小虎冲她嘿嘿一笑,「雅婷姐,爽不?」丁雅婷也不回答,伸手在他脸上轻轻掐了两下,「我终于知道梅梅为什么这么喜欢你了……」  马小虎有些得意,贱兮兮的快速耸动几下,「一会儿让你再来一次……」  丁雅婷心里倒是很想,可她还得回家,有些无奈的说,「不来了,你快点来吧,一会儿我得回家呢……」  马小虎也好久没做,今天就想痛快的来一场,就商量她说,「你就别回去了呗,晚上我再让你好好舒服舒服……」  马小虎以为丁雅婷肯定不会同意,谁知丁雅婷想了一会儿说,「你先下去,我给他打个电话,看看他同意不同意……」  马小虎一听,心里一阵高兴。忙把坚硬从花心中拔出,由于速度过快,拔出时还弄出「噗」的一声。  丁雅婷斜靠在床上,马小虎凑过去,手放到丰满上来回轻揉。丁雅婷也没管他,拿出电话给老公打了过去。她说韩梅心情不好,晚上要去陪她。罗胜晚上也有事,他也不知道韩梅出差,就答应了。他哪里想到,一向和自己感情很好的妻子,此时正趴在马小虎的胯下呻吟呢。  一放下电话丁雅婷就侧身抱着马小虎,娇嗔的说,「这回你满意了?」马小虎嘿嘿一笑,「今晚一定让你爽翻天,来,趴着……」  「不歇一会儿啊?」丁雅婷嘴里这么说,但还是主动趴到床上,丰满的臀部高高翘了起来。  马小虎把她两腿朝外分开,扶着坚硬,对准花瓣,再次前进,经过前面的狭窄后,坚硬进入到一片开阔之中。马小虎边动边说,「刚才往里插的时候,我想起初中学过的一篇课文……」  丁雅婷一边轻声呻吟一边问,「哪篇?」马小虎背诵,「初极狭,才通人,复行数十步,豁然开朗……」  丁雅婷被他逗笑,「后面呢?」「谁还记得后面,这几句就够了……」  这一次马小虎不再讲究什么方法了,就一味的大力蛮抽,丁雅婷似乎很享受这种强力的冲击,不停的哼叫着,偶尔还嘟囔让马小虎再用力些。  丁雅婷的身体再次苏醒,她把头埋在床上,屁股高翘,用力的朝后顶着。还不时的扭动细腰,想增加和坚硬的摩擦。  随着马小虎的大力抽动,丁雅婷的身子也随着来回摆动,丰满的胸部更是倒悬在身下,不停的来回摇晃。  丁雅婷喘着粗气,不停的娇声呻吟着,花瓣又开始不停的收缩。那种强烈的快感再次袭来,她不由的急促说,「小虎,快,再快……」  马小虎咬着牙根开始猛烈的冲撞,丁雅婷忽然把头向上扬起,嘴里发出一声长叫。马小虎也不再控制自己,他大吼一声,身子朝前用力的顶着,一股股滚烫喷涌而出,直冲到花径深处。两人同时到达了顶峰。  激情过后,丁雅婷紧紧抱着马小虎,脑袋趴在马小虎的胸前,一条美腿骑在他身上。闭着眼睛,享受着高潮之后的余温。  好一会儿,她忽然说,「不让你弄里面,你还是弄了……」  马小无所谓的说,「那时候谁能忍得住啊……」  丁雅婷撅着嘴,不满的说,「明天还得吃药,最烦吃药了……」  她忽然想起韩梅,又问说,「小虎,你给我讲讲你和梅梅吧……」  马小虎反问,「有什么好讲的,你想听什么啊?」丁雅婷睁开眼睛,扬起脑袋,想想说,「她最喜欢什么姿势?」这问题马小虎还真没注意,「好像都挺喜欢吧,要不哪天我两做的时候,你来看看啊,实在不行咱三一起……」  丁雅婷咯咯笑着,「梅梅不得把你阉了呢……」  马小虎一听,一下来了精神,「梅梅要是同意你就同意?」丁雅婷哈哈笑,「你可别做白日梦了……」  忽然觉得不对,忙嘱咐说,「你可千万别和梅梅胡说啊,别说走嘴把咱俩事情说出去,到时候我可饶不了你……」  马小虎在她胸前用力的掐了下,疼的丁雅婷哎呀一声,「放心吧,我心里有数……」  马小虎嘴上这么说,但心里却开始计划他的双飞大计……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+12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